图片 3

江湖4月天(5)

  (1)

 

四月十一日 星期二 晴

  我认识两个三晴。

  清晨的六点钟,晴儿就在妆镜前梳妆好,打扮得妥妥当当。她提起了床边的一口皮箱,又看了一下留在梳妆台前的那张自己写的纸条:“刘铮,接到老同学通知,我们一个年级的校友要在母校聚会。我已请假,因路途遥远,三天我才能回来。妻晴留字。”然后,她轻轻地走出门。
刘铮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,这样的场景在五年的婚姻里早已司空见惯。晴儿从不习惯到习已为常,从愤怒到无可奈何。所以,她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刘铮,这怨不得我,是你负我在前,爱情小说www.haiyawenxue.com才有我今天的报复。所有这一切,怪不得我。”
就在昨天晚上,她还在网络前与徐成志联系。徐成志问她,是否真想好了要到B市相会,晴儿回答说是,一定要到B市看一看他,哪怕只是几天的时间,也是一生的回忆。
徐成志与她在网络上认识已经一年了,两人从陌生到加为好友,再到无话不谈,以至难舍难分。巧的是,两个人又有那么多的相同之处。晴儿是大学毕业后认识刘铮,那时刘铮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,刚分到晴儿所在的单位。从一开始就对她大献殷勤,她晴儿也曾经拒绝过,却难以阻断对方的炽热情怀。在她记忆当中,可能有人对她说过,说刘铮图的是她有一个当局长的爸爸,是她家富裕的经济条件,可女人一旦动了心便会昏头,竟然没有听进去别人的劝告。就连她带刘铮回家,父亲也是这样对她说,刘铮不可靠,不是过日子的男人。但她,任性起来一任野马脱缰,父亲也有无可奈何之时。
结果又怎么样,丈夫发达之后,什么也不缺。原来对他至关重要的妻子逐渐变得可有可无起来,只是怕着她掌握着他的经济命脉,也怕分走一半的家产,更怕做局长的岳父背后的权势和关系网,所以,他才不敢那么明目张胆。
而徐成志呢,一个凤凰男,在大学被一个富二代的女同学所追求,终于在大三时一次双方酒醉的机会里,迷失了自己的童贞。毕业后没有两年就结了婚,仕途走得一帆风顺,却总感觉到自己很穷,还是一无所有的人。
经历既然相同,两个人就有了许多的话题,缠缠绵绵不舍得下机。徐成志一开始就没有一定要见她的念头,尽管他在视频里百般的称赞晴儿清丽动人,温柔端庄。虽然两相情热之时,晴儿也曾经问过他,想不想见到她,而徐成志的回答是,想又不想。想,自然是相思成灾不能自拔,不想,又是为着双方都有家庭,不能破坏双方的家庭,不能为着一己之私,让家人受害。
晴儿想想也是,虽然刘铮现在花心,三天两头会在他的身上闻到香水味,甚至发现长长卷卷的头发,可他到底还是不敢公开地下私情,不敢与她离婚,她也落个装聋作哑,委屈求全,只是想着好容易把这支潜力股发掘出来,费了她许多青春,可不想轻轻就抛了开去便宜了别的女人。再说,他刘铮还不是靠着爸爸才发达起来的嘛?对男人好一些,终究会良心发现能及时回头吧。
但是,就在前几天,晴儿外出跟闺蜜旅游,归家早了些时间,回家要开锁时才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。她的头一下就炸了,什么也不管不顾地用脚踹门,喊叫道:“刘铮,给你一分钟,你要再不开门,我马上报警来捉你的现行!”
门,终究开了。她拨开门口的刘铮,向客厅里冲,只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子,布艺沙发揉皱成一团,那女子年龄不大,一头的红色卷发有些凌乱,脸上的妆也有缺失,虽然脸上挂着一丝勉强的笑,却掩饰不住慌张的神情,而且大腿上的短裙是被揭上去一角还未及放下来。晴儿嚎叫着,伸出指甲涂着蔻丹的手,向刘铮的脸上抓去。那个女子趁机慌慌张张地夺门而出了。
这一次事件发生后,她在网络上向徐成志吐诉委屈。徐成志却也告诉她一件事:他也发现了她的妻子在外与初恋情人偷偷约会,这件事像是一根引线,点燃了夫妻二人存在的危机,也让他身上紧绷的那根弦放松了。他说,晴,我要跟她离婚;晴,我好累;晴,我们见面好不好?
城市轻轨,在站上停下来。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就是快,明明两个隔着几百里地,却是一会儿就到了。晴儿从车上跳下来,伸出头向四周环境打量着。因为是清晨,站里的人并不多。老远就看见一个男子伫立在轻风中,穿着黑色修身的长风衣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酷、帅、有型,酷似她印象里的徐成志,头上还捧着一束艳红如火的玫瑰花。晴儿迎着对方跑过去,兴奋地叫道:“徐成志,请问你是不是徐成志?”

怕车子走掉,很早醒来。这时发现面临两个问题。一直穿徒步鞋,又没机会换袜子,脚被磨破皮了。包里的现金也只有一百多块,瓦厂没有银行,听说木里也只有农行。她的卡取不到钱。接下来的路线也不是很清楚,在依吉找不到完整的地图。每一天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去哪里,从哪里开始走。但心里那么平静。

  韩驰说着就逼过来,把三晴挤压在自己怀里。三晴挣扎,却挣不脱,韩驰的手箍起来就像锁,她被困在他的城下。

图片 1

飞米在街上转悠一圈,补充干粮,顺便打电话,知道云已平安到家了。能打电话也是幸运的,本地人说,前几天信号塔坏了,刚刚修好。但生活条件仍比依吉好。至少有电,有两条小街。公路平坦,每天有班车出去。
飞米住的旅馆兼汽车站是一个老板开的,在下面他们的客厅里等司机。旅馆的服务员小女孩立刻过来把酥油茶倒上,她谢过并慢慢地喝。一位喇嘛走进来,长相非常清奇,很有教养的样子。但他和老板聊天时却拿出一部数码相机,拍完房子把镜头对着她。虽然这次没带相机,自己也算偷拍人像的高手,忙忙扭头,看到身边闪光灯一亮。便捂着脸偷笑。如此三番,那位喇嘛终于放弃拍她。他走后问老板才知道,这位喇嘛是本地人,一直在印度留学,刚回来。等到快中午司机才出现,他说,木里不去了。当天去木里的班车也一早开走,只能再住一晚。房间在旅馆二楼,长长的带廊椅的木走廊。屋子的天花板四周全绘上花纹。极富藏族风格。床旁边的窗户大开,外面又是一座大山,隐隐听得鸡犬之声。她在窗前凝望,山间旋绕的路,是否来时那条?
晚上有电,却点一只蜡烛在窗前写信。

  叫三睛的人可不多,那个三睛也很美,只是不如你年轻。

对方转过身来,稍微愣了一下,爱情小说www.haiyawenxue.com微笑着点点头:“是,我是徐成志。你是晴儿吗?两人不及多说,徐成志接过她的拉杆箱,一手自然地伸过来揽着她的腰,亲切地说:“饿了吧?我们先去饮早茶好吗?”
直至两人坐进了茶餐厅,晴儿还是有种梦般的感觉。这个徐成志简直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,为什么不多认识他一天?为什么不早一点见面?如果一切是在未嫁前出现,仿佛前生排演过的剧情,自己的人生还至于这样不堪么?
徐成志也一直微笑着深情地看着她,轻声说:“真好,你就是我想像中的那样。”
这时,晴儿的手机唱起歌来,她刚取出要接,对方一把抢过电话按了关机,然后缓缓说道:“我不希望,你在属于我的两天里,有任何的人或者事物来打扰我们。这样,你才彻底是我的。”刹时,她的心中,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温馨。
两人逛着街,一会儿晴儿的手上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,连内衣,都是徐成志给她买了几套。从商场里出来时,徐成志的手里捏了两盒杰士邦。晴儿的脸一红,扭过头去装没看见。
登记了宾馆,进到了房间里,徐成志将玫瑰花插进花瓶里,关掉大灯只留下壁灯的暗红余光,还点燃了两支有玫瑰精油的红色蜡烛,燃放着幽幽光亮,也正如燃放着的幽幽情欲。他转身进到浴室里,将热水放好,撒上玫瑰花瓣。洗浴时,是他抱着她进到浴室里。在花洒下,两人的嘴唇仿佛干旱已久的麦田,彼此吮吸着对方的滋润。身体和身体纠缠,手臂和手臂纠缠,好像玫瑰花缓缓开放时那种舍不得碰触却又及至到销魂的惊艳。
一整个晚上,他俩没有好好休息。徐成志还让她穿上专门为她买的情趣内衣,放了音乐缓缓起舞,慢慢释放黑色的神秘和红色的香艳。两人一直呆在房间内,饿了就叫餐厅送餐,累了就听听音乐看看碟,渴了就打开小酒吧,开开红酒对饮几杯。曾几何时,晴儿以为生活应该永远定格在这样的场景内,再也不要考虑和刘铮之间的关系,也不用担心会伤害到徐成志的家人。

四月十二日 星期三 晴

  韩驰把她的呼吸纳入自己的口中。他迷恋她的呼吸。

  第三个晚上,两人找了地方去放烟花。虽然城市内早已明文规定不许燃放烟花炮竹,但徐成志依然想得到办法逃出别人的视线。在一处山坡上,徐成志点然烟花,两人依偎着坐在草地上,看天上交相辉映、彼消此长的壮丽烟花,衬着满天璀灿的星辰。徐成志忽然问:“晴,你在想什么?”
  “我?我在想,为什么我们不早一点认识?那样,也不像现在的生活。恨不相逢未嫁时。”她轻声说。
  “是啊!你若不是你,我若不是我,又该是一种怎样的经历呢?可是,人毕竟不可以回到从前啊!”徐志成说:“烟花虽然璀灿,却是易散成灰。但愿你不要后悔,有这样一段故事,写在你的人生经历里。”
  又是一个清晨,徐成志送她进到站台里。晴儿一步一回头地经过了检票口,徐成志突然扑上去拉住她的一只手,叫一声:“晴儿!”
  待晴儿回过头,他咬咬牙说了一句:“睛,不要怪我!”
  晴儿登上车,才打开关机已久的的手机。画面一闪,接连几条短信,全都是署名徐成志的信息。她笑了笑,还未到家呢,徐成志就这样迫不及待地向她发短信了。想起来心里是甜甜的,但是细看之下却是大惊,原来短信中,对方问她:“到站台了吗?我怎么没有看见你?”“你在哪里?你过来了没有?”“两天了,你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?”满满的都是关心和询问,仿佛不是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徐成志。
  睛儿呆住了,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。自作多情的将站台里一个接车的男人当作是投奔对象,连详细情况也未查寻,还被骗色。怪不得对方那么急于要她关机,原来其中另有原由。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,为何也认识她?
  心情沉重地进了家门。出乎意料地,刘铮在家等着她,见到她回来,很关切地问:“老婆,出去几天辛苦了吧?”一边体贴地接过行李,放好热水让她洗漱。晚餐还破天荒地做了几个拿手的菜给她洗尘。晴儿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,或许是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里,丈夫才体会到妻子对他的重要性了吧!
  又是两天,刘铮说有要事在外出差不及回来,这时法院将一纸传唤票转给了她。其中说因妻出轨,导致感情破裂,决意离婚。而且说明她是过错方,财产以及房产将由刘铮全盘处理。晴儿如遭雷击,急急地到法院去询问。法院的工作人员问了一下情况,轻轻瞥了一眼过去,扔给她一个档案袋。袋中竟然装着她和那个假的徐成志在外游玩、用餐及在酒吧里抱在一起跳舞的照片。
  一切真相大白。晴儿打电话过去,爱情小说www.haiyawenxue.com恨恨地问刘铮道:“这一切是你安排好的吧?你早已设计好了这个局让我进的吧?刘铮,你可真够毒的。”
  刘铮嘻嘻一笑:“你现在才知道我的手段未免太迟了些。与其让你抓住把柄先发制人,不如我主动出击制造机会。晴儿,这怪不得我,俗话说,苍蝇不盯无缝的蛋。问题是你要有让我制造机会的时机。”
  原来,不止是她在婚姻中算计着自己的得失,刘铮也同样在筹划着自己的如意算盘。是刘铮,不想在婚姻的残汤剩羹中输得一败涂地,一无所有,所以才买通了一个情场高手来帮他完成这个计划。
  但是,他却不知道在婚姻中,双方是不能谈价钱的,如果一开始就在婚姻中计划自己的利益,得到了利益,却失去了心。
  终于,知道假徐成志在她临行前的一句话,不要怪我。终于,明白烟花虽美,易散成灰。
  

早上在旅馆的小店里喝酥油茶,吃一个馒头权当早饭。坐从瓦厂到木里的班车。之前听说在安定桥下,那里比较好找到水洛的车。下车后发现,安定桥是个地名,只有几家饭店和旅馆。而且当天去水洛的车都没了。她打算徒步回豹子坪,那是三岔路口,应该更好找车。

  与韩驰认识了3年,三晴对韩驰的爱,就像是风筝对蓝天的迷恋。那时,他们还算年轻,时间于他们来说,叫做无限。爱情对他们来说,叫做花儿。

阳光亮得让人眩晕,路上的积土可以淹没鞋子至脚踝。周围是无语的大山,阳光一如往日淡漠执著的洒下来。就是这样的路,埋着头走。全套冲锋衣裤把汗都裹在自己身上。中午十一点到豹子坪,路口除了道班还有两家小店,被清凉的树荫覆盖着。关了大门。她坐门外的长椅上休息。对面装货的小伙计说,下午一点半可能有车拉砖去依吉,路费一百左右。管它呢。又拿出《莲花》来读。
可是直到两点半也没见车来。下一站是915,一个道班的名字。再下面就是水洛了,不如自己走过去。
背好东西,横着走。重重的路。重重的山。耀眼不能直视的天空和孤独。

  三晴希望,那花儿是假的,这样便永不枯萎。假花没有血肉,不会成长。人生就是这样,你所渴望得到的,必定伴随着你所畏惧失去的。

快到915了,迎接她的是一群肮脏的宠物狗。抬头看见小小的街,两旁没什么布局的零乱房子,一张张好奇的面孔。出于一种奇异的自尊,已经很累的飞米没有停留,也没回应那些好奇的询问,匆匆低着头从这里穿过去继续往前了。
下午两点,看到一块蓝底白字的牌子,水洛,茶布朗。她笑起来,水洛,降措的家乡,就在前方了。

图片 2

选择一户人家路边转弯处搭下帐篷。这是旅途中第一次搭帐篷。炉头也派上用场。给自己煮了加火腿肠的方便面,就着头上渐浓的夜色和渐亮的星群,慢慢吃下去。

  三睛到底挣脱了出来:我做了菜,端出来给你。

四月十三日 星期四 晴

  韩驰看着三晴近乎完美的身材,优雅的走姿,有些恐慌。他的爱人,越来越美了。她的皮肤永远白皙光滑,她的衣着永远得体时尚,即使在家里,也会化妆。他从未见过她失态,她不恼怒,也不计较。她的微笑谁看到都如沐春风。这样一个完美的三晴,让他恐慌,让他觉得假,让他自卑。

昨晚守在帐篷不远处的小狗,见她一早从里面出来又叫,丢块石头就跑掉了。收拾好东西啃几块饼干,下面有汽车的声音,忙站到路边。昨天横着走把脚底打了水泡出来,有车搭就搭吧。大东风停下来,三张笑脸在窗口。彝族司机小王帮她把背包放后面货厢。藏族小胖子苏朗和大吕挤了点位置出来。他们说,你站那里戴着帽子,很象日本人呢,一说话才知道是老乡。遇到我们是你好运气。她也笑。很快天南地北神侃起来。苏朗的货车,再去水洛送最后一次货,以后买部康明斯,不再走这条烂路了。
这条路比依吉到瓦厂的路更坏。年久失修,加上风霜雨雪,对车和车技是很大的考验。也或许是这样才保持这环境的美丽,路盘旋直上,穿过森林和垭口,高至雪线。飞米那点可怜的常识不足认识所有眼中的花木,象走入天方夜谭的乡下孩子。两眼瞪大,什么也不能带走。小王是比她小两岁的孩子,有着比女人还美的黑眼晴和长睫毛。开车时很专注。大吕亦是搭车人,去水洛金矿收货款。他说货款就是对方付的一小袋砂金。虽说上面明令不准采金,却管不到这里来,仍有大批人私自开采。苏朗比她小四岁,他们三人挤在两人座上,他老是叫,你们的萝篼太大了!一会儿凑过来拉去她的帽子用手机拍照,一会儿抖着肩膀嗷嗷唱歌。

  他曾试着激怒她,就如刚才对她的紧逼,可是他再次败了。

中午下车加水,他们发现货车后面带的母鸡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,大吕一个劲叫干脆把公鸡杀掉烧了吃,免得它伤心。

  连在床上的每晚,她都如处子一样,好得让他无话可说。

关于她的行程,他们纷纷说,你一个人不可能到亚丁,不如跟我们一起走,买了康明斯就带上你,大家一起跑长途多好玩。你也能学会开车。她笑说可以考虑,但亚丁还是要去。苏朗又说,你一个人住山上会害怕,有老熊,有女鬼,头发这么长,飘来飘去。。拍了他一巴掌。这才正色建议道,要去也得从白水河开始,今天我们要到白水河,反正你这车是搭对了。她也点头。一路都是这样走的,遇到陌生人,和他们一起,走他们指的路,没有一点犹豫和怀疑。心里总是平静。

  他想他肯定再也不会爱上任何女人。他一定在见到她的第一眼,就被天神抠瞎了双眼,所以她是最后一个他看上的女人。

下午四点到达水洛,过桥去白水河。车子翻进一个山谷。停在苏朗他们的朋友央珍的小店门口。跑了母鸡而郁闷的公鸡终于也被小王杀掉了,就在央珍的厨房里烹饪起来。多才多艺的小孩。十九岁的藏族女孩央珍开了这个杂货店,象沈卓玛一样,也跑过外面的世界,最远去过湖南学美容。出于安全,苏朗将她托给央珍,在她这里住一晚。

  (2)

央珍那里来了很多朋友,他们的话她听不懂,便独自来到附近树下发呆。宁静的山谷。她的位置在一处山坡中上,山坡下面便是水洛河。下面人家的麦田里麦浪翻飞。左边的天空,太阳已经下山,余光还那么亮,云朵慢慢变红。放学归家的小孩赶了一群羊过去。这么安静。听见不同的鸟儿在歌唱。

  韩驰认识的另一个三晴,是个30出头的中年女人。优雅,自信,独自经营着一家很大的公司,独身。

晚饭一桌人,怕她吃不饱,碗一空就不停地添饭。又是藏、彝、苗、僳僳、蒙族,加飞米这个汉族。又象天方夜谭,她在四川境内,不能用四川话跟他们交谈,他们彼此却能听懂对方的话。她学会一个单词,发声介于“阿贝”和“阿不”之间,意为惊叹或咒骂吧。服装和行为完全汉化,喜欢骑放着音乐的摩托车,都有时尚的摄像头手机。
饭后他们还要去金矿,三个人齐齐对央珍说,她的安全就交给你了,一定照顾好她。
满满的感动。一路行来,遇到的人,无论民族,身份,都真诚以待。

  韩驰在一次产品交流会上认识了她,看到她递过来的名片,他惊喜地说我女朋友也叫三晴,这么巧。

央珍的店也象俱乐部。自小练成的一次能喝几件啤酒的好酒量,天天都有本地的男孩来喝酒,有时通宵。当然酒钱他们付。
今晚因为飞米在,央珍拒绝几个朋友的逗留,很早就休息了。透过她小屋木头墙壁的缝里看见星光,一天结束,未知的一天既将到来。

  她笑了笑,淡然地问:是吗?

  韩驰没有再见过她。

  她和自己的那个三晴一样神秘,就如湖底,隐着幽深的美妙与光怪陆离。

  (3)

  三晴坐在窗边看天,9月的天,总是又蓝又壮美,云朵也很肥。三睛想要离开了,就在韩驰告诉她他认识两个三晴之后。

  她不想再爱他了,她的爱情花儿枯萎了。

  三晴看着天,想,下一个目的地的天,是否一样蓝呢?也许,更蓝。

图片 3

  她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,她不准备等韩驰回来,微小说www.haiyawenxue.com 也不准备给他留张字条发个短信。她希望自己真的就像风筝一样,飞上了蓝天,断了线,消失了。

  她希望,自己只是韩驰的一个梦,久而甜美的梦,现在梦醒来了,他要独自面对真实的人生和爱情。

  因为她给他的,是假象。

  (4)

  她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个被地图忽略的城市。

  开了一家店,卖好喝的水果茶。三睛依然是旧日的样子,妥帖、美好、优雅、从来不乱。只是,她不再叫三晴,她叫水洛。

  水洛是个26岁的女子,笑容温暖。水果茶店里客人络绎不绝。

  李骋每天都来,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李骋的大相机远远地拍过很多张水洛。现在他恳求她可以给他一个近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