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 6

曲靖体育场地开办《马尔克斯与法学或者》讲座Marquez文章翻阅推广周活动圆满甘休

原载《湖南文学》2018年第6期

《长江文艺》2017—2018双年奖终评委名单

8月3日上午,沧州市图书馆特邀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、河北省作协理事、沧州籍作家李浩及其学生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12级本科学员吕漪萌作了题为《马尔克斯与文学可能》的讲座,市文广新局局长冯彦宁、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明政等领导出席讲座现场,市文联、市作协的作家代表,来自社会各界的文学爱好者、读者共计300余人参加了讲座。

同样是书写城市,张柠的《三城记》则提供了迥然不同的城市经验。我们跟随小说的主人公,在北上广三个城市之间辗转、漂泊,经历精神上的颠沛流离,内心的彷徨和和煎熬,以及心灵的裂变和新生。我们亲身参与了人物的艰难成长,亲口品尝了人物泪水的苦辣酸甜,个中滋味,一言难尽。

黄小璐惊醒了,黑暗中,睁开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。伸手摸下自己,全身汗湿。

张执浩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、诗人

讲座开始后,吕漪萌同学首先以“马尔克斯作品的时间观”为主题,以多部马尔克斯作品为例,从专业的角度阐释了“空间时间与心理时间”、“时间停滞与交错重叠”、“空间模式的更新”等文学手段的应用;李浩老师则主要以马尔克斯著作《百年孤独》为例,从时空秩序、作品结构、文本的陌生化等方面,探讨了马尔克斯小说中的多种“文学可能”,结合自身写作经历,阐释了“所谓的文学史,本质上应该是文学的可能史”的观点,给在场观众以深刻启发。李浩老师和吕漪萌同学的讲座,为读者更好地了解魔幻现实主义,了解拉美文化和历史,更深地解读《百年孤独》,解读马尔克斯搭建了一座重要的桥梁。讲座结束后,两位主讲嘉宾一一解答了现场文学爱好者们提出的问题。冯彦宁局长、李明政副部长向两位主讲嘉宾赠送了讲座活动海报。参与微信互动答题的10位幸运读者领取了礼品。

安溪行

新刊目录

图片 1

主编阅读

唐克扬  长安的烟火选自《长安的传奇》,同济大学出版社2017年11月版

实力阅读

张 翎  胭脂

选自《十月》2018年第4期

周嘉宁  基本美

选自《基本美》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4月版

陶丽群  白

选自《青年文学》2018年第7期

李月峰  记忆

选自《满族文学》2018年第4期

深度对话

李敬泽、李蔚超  文学和历史的对话还远没有结束

选自《小说评论》2018年第3、4期

读大家

张定浩  林徽因:明暗自成内心的秘奥

选自《取瑟而歌:如何理解新诗》,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5月版

作家记事

蒋 韵  青梅

选自《北京文学》2018年第8期

作家行走

钱佳楠  有些未来我不想去

选自微信号“正午故事”

锐阅读

三 三  暴雨如注

选自《山西文学》2018年第8期

潮阅读

沈书枝  租房记

选自《花城》2018年第4期

八方阅读

(加拿大)陆蔚青  纽曼街往事

选自《鸭绿江》2018年第6期

《中华文学选刊》2018年第9期,9月1日出刊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马金莲 《低处的父亲》 2018年第7期

李浩,1971年生于河北海兴。一级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河北省作协理事。曾先后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十月》、《花城》、《钟山》、《北京文学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小说评论》、《诗刊》、《中国作家》等报刊发表小说、诗歌、文学评论等文字400余篇,共计260余万字。多部作品被《新华文摘》、《小说选刊》、《名作欣赏》、《青年文摘》等各类选刊选载。多部小说、随笔被译成英、法、日、韩等多种语言。著有小说集《谁生来是刺客》,小说集《侧面的镜子》、《蓝试纸》,长篇小说《如归旅店》、《镜子里的父亲》等。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奖项,是河北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《长江文艺》2017—2018双年奖获奖作品名单

马尔克斯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,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代表人物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著有《百年孤独》、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等一系列文学名作,在世界文坛享有盛誉。为了纪念这位文坛泰斗,引领广大读者的暑期阅读生活,在全市读者特别是青少年中营造亲近经典、阅读经典的浓厚氛围,7月28日至8月3日,由市委宣传部、市文广新局主办的“无限的文学可能–马尔克斯作品阅读推广周”活动在沧州市图书馆举行。活动期间举办了马尔克斯作品推荐阅读、经典影片播放、微信答题、马尔克斯作品经典语录推送、马尔克斯给读者的告别信推送、名家讲座等系列活动,专门入藏马尔克斯作品8部,放映根据马尔克斯作品改编的电影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4场,利用电子屏幕、海报、网站、微信平台等馆内宣传平台宣传各项活动内容,举办答题互动活动,让广大读者充分领略了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魅力;同时,推广周活动得到沧州日报、沧州晚报、沧州电视台、沧州人民广播电台、燕赵都市报、沧州广播电视报等新闻媒体的鼎力支持以及各有关部门、单位、团体和广大读者的热情帮助,2万余人次踊跃参与各项活动,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。

亲爱的读者朋友,在新年来临之际,感谢您多年来的一路陪伴。期待未来的路上依然有您。

图片 4

短篇小说类:

本期“视点”栏目刊发的是青年学者刘江凯的《历史与现实的先锋召唤:2018
年长篇小说阅读札记》。文章以整体性的眼光,对 2018
年长篇小说创作状况进行了梳理、回顾和总结。既有宏观的理论视野,又有具体的文本分析,为
2018 年长篇小说创作存档备查。

《中华文学选刊》2018年8期“实力阅读”栏目选载

张二棍 《恩光》 2017年第10期

《长篇小说选刊》恭祝您:新年快乐!

朱碧?朱碧不是男性吗?这不会有假的,她十一岁的记忆是被刀子镂刻进脑海里的,以致冲淡了孩童时其他记忆,怎么能有错误?黄小璐坐起来,盯着眼前的黑暗,轻易地就把自己送到了十一岁那年。

蒋 韵 《水岸云庐》 2017年第7期

范小青 灭 籍 记

——朱朝敏《美人痣》

王安忆 《乡关处处》 2017年第5期

张 柠 三城记

1998年,我们经历了什么

文 | 朱朝敏

本文系小说《美人痣》创作谈

一个生长在四围环水的孤岛上的人,她的记忆是时刻突围的江水。但江水总是那么不堪……每年夏季都在泛滥,肆意淋湿甚至挟裹记忆,直至人的一生。

1998年8月,我记忆中的长江爆裂的时段。洪水飞涨,失去控制后冲击脆弱的两岸,而孤岛深陷其中,溃堤、裂口,细节败坏,大堤却死皮赖脸地保持站立的模样。面对雨水和每天都在增长的水位,它多像一个望天悲鸣的老妪,呜咽不止,又矢志不移。如此,唯一的交通水运彻底断了,座机连接的通讯彻底断了,电视整天都是飘舞的黑雪花。孤岛彻底坐实孤岛的样子。这是幸运啊。看看吧,上游郫县被淹,下游公安县城被淹,武汉告急,而它在水中飘摇,灯火不灭。实际从七月底开始,洪水都在增高水位,一直到八月中旬。中旬某个夜晚,我们孤岛人接到转移通知,孤岛将炸掉大堤泄洪,分解武汉的压力。谁晓得呢?僵持不下的水位临界点,在接到通知的凌晨,水位开始下降。

这其中的意味,够我一辈子回味领悟。

然而,我这个创作谈要说的并非8月,而是12月某天我经历的乘船事件。8月的江水只是底子,它养育了长江的乖戾,那突兀而来的遮蔽,于是有了根据,为以后的告白和翻案提供了依据。1998年——你能忘记吗?你能抹煞掉吗?我们共同的经历。

那一年,我刚参加工作不久。那天是周末,下午四点钟,我从孤岛赶回县城去,在渡口遇见了我的一个朋友。天气阴冷,我决定坐他的摩托车上轮渡,这样最快。轮渡等待我们似的,渡客纷纷涌上去。很快又被驱赶下来。理由是,领导来孤岛检查工作,包下了这趟轮渡,他们正在途中。我们乖乖下轮渡,在坡路右侧自觉排队等待。我准备转去坐飞艇走的,但我那朋友忍不住了,跑到轮渡上辩白道理。他说了什么,我没大听清楚,但是他的愤怒、屈辱、激情、正义,我一目了然,或者说,我感觉到他代言似的表达,说出了我的心声。我跟着上轮渡。但,朋友被三个彪形大汉打翻在地,眼镜被摔碎,又被踹下轮渡。我只好示弱,以劝架形式平息了那三个人的赶打。我扶起朋友。此时,六辆黑色的红旗车来了,哧溜上了轮渡,左右各三辆。轮渡启航。

不久,另一辆轮渡靠岸。朋友邀请我一起上轮渡。我们上轮渡,在发狂的江风中一直沉默,靠岸上岸。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,在路上风驰电掣。但,很短暂,他的摩托车撞到路中的一块石头,被撞飞好远。我两个手掌都磨破了皮,而朋友的右手臂骨折。那一刻,怒火再次在朋友身上点燃。朋友咬牙切齿地说道:这都是他们害的。

第二天,我给朋友电话,诉说了他摔成骨折的幸运。因为我刚刚得到消息,昨天下午没能挤上轮渡的渡客,上了迟一些靠岸的客船。那趟客船在江心遇到了突然而起的大雾。经历了洪水暴涨的江面,在冬天,大雾天气没有定准,不再是清晨笼罩江面,它变得随心所欲肆无忌惮。突如其来的大雾,在那天下午五点钟撒下漫天大网。客船正好在江心,浓雾中,撞到一艘大轮船翻掉……再接着,我同事兰伏在桌上哇哇大哭,那艘客船上有她的弟弟,翻船后虽被及时赶来的救援队救起送到医院,但现在气断身亡……再几天,消息又传来,死了五个人,救上来的大都受伤,摩托车全部报废。

的确,朋友和我,虽然遭遇了摩托车被撞飞的小事故,但相比那些在江心中翻掉的客船上的生命,太微不足道了,何其幸运。但是,朋友说,我幸运不起来,“幸运”,是我的耻辱,我只有愤怒。朋友声音陡然提高,尖锐的愤怒感通过电话炸弹般炸疼我耳膜。我满腔愤怒,因为它在提示,一个见证了死亡事故的人,是没有资格来说幸运的。某种意义上,是那些猛然遭受意外的至死都不知道凶手的人,在代替我这个走脱的人死掉。

朋友言辞过激了,却似乎没错。我讪讪地结束了通话。

不是似乎啊,而是实实在在。要不,我脑海为何深刻地记下那些——1998年12月某个周末下午的上船下船再上船而后翻船的事件?而我又多像劫后余生的幸存者。

就是幸存者。

既如此,我就找机会说说那段记忆吧,这是真相的一个出口。但我总在担心,怕自己说不好,从而影响“真相”的质地。担心之余,却笔头急促。正好,两者中和下,一段一段说来。首先是散文,我记下了那年的洪水,写下了《1998年的水漫漶》,再是小说《美人痣》,还有手头的一个小说,说的是恐惧,暂定名为《免于恐惧指南》。

记忆就是这么一回事。那些入侵的羞耻、愤怒、悲痛、恐惧、良善、谦卑,总会找到源头的,那一刻,我们会触到命运之核。我从不迷信,却深信万物皆有对应……时间做证。

图片 5

图片 6

朱朝敏

女,七零后作家,湖北人。著有散文集《循环之水》《涉江》《山野虚构》和小说集《遁走曲》《鱼尾裙》《万物无邪》。多部作品见于《人民文学》《上海文学》《花城》《天涯》等刊物,并被多个选刊选载。作品曾获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、湖北省新屈原文学奖等。有文字翻译成英语和西班牙语。

实习编辑:李婧婧

李 昕 《吊诡人生》 2018年第1期

韩少功 修改过程

睡梦中的黄小璐头昏胸闷,强迫自己翻了个身。又见洪水涌来,掀起一个滔天惊浪,十一岁的自己,站在洪水中,右手提起一个男孩子的脑袋……黄小璐眼前发黑,右手一松,脑袋残骸浮荡在水面,水草一样飘来荡去,荡出一个又一个漩涡。漩涡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:我叫朱碧,是你以后读书的资助人,快救我起来,快啊……一个急流冲袭,冲来的不仅是浪头,还有浓雾。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中,呼救的声音时断时续,残骸时沉时现。慢慢地,残骸漂浮到眼皮底下,刺疼了黄小璐双眼。那残骸脑袋哪里还是脑袋?它被削掉了血肉,只剩骨头,仅余半边骨架的骷髅不断冒水,在黄小璐身边萦绕。

5月19日,《长江文艺》2017—2018双年奖获奖名单在武汉揭晓,就此拉开《长江文艺》创刊70周年刊庆活动的序幕。本次评奖共评出获奖作品26篇,包括中篇小说8部、短篇小说5部、散文3篇、诗歌5组,以及《长江文艺·好小说》选载小说5部。

徐怀中 牵 风 记

原标题:朱朝敏:那一刻,我们会触到命运之核

2018年第10、11期

王春林 立足于个人成长的社会现实批判

何子英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、长江文艺杂志社主编

陈培浩 历史风雨中的精神考工记

评委:

创刊以来,《长篇小说选刊》始终坚持以遴选优秀作品为办刊宗旨,力图以丰富、多元、开阔、包容的眼光关注当下文学现场,关注当代长篇小说创作,推动文学创作潮流,努力为读者奉献丰美的精神食粮。自
2016
年创办首届长篇小说年度金榜,至今已连续三届,品牌效应正在逐渐生成,影响力和辐射力正在逐年扩大。我们坚持以积极的文艺、正能量的精神、深入人心的优秀作品,引领社会风尚,弘扬中国精神,凝聚中国力量。本期选载的王安忆的《考工记》,便是第三届长篇小说年度金榜上榜作品。小说展现的依然是王安忆笔下的上海,平凡小人物的命运,仿佛一面镜子,映照出这座城市的沧海桑田。轻捻慢拢,婉转低回,作家以巨大的叙事耐心,写时代洪流中人心的修复和持守,人性的曲折与幽微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